当前位置:主页 > 管家婆彩图自动更新 > 安徽一号专案:连环杀人恶魔夺命惊魂

安徽一号专案:连环杀人恶魔夺命惊魂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19-07-05 / 点击:

  本报特约记者关清本报记者周益【周末报报道】三年时间,六条人命。为了称雄赌场,减少竞争对手,他杀了“授业师傅”;为了杀人灭口保全自己,他先后除掉团伙的左膀右臂,一个抛尸江上,一个分尸掩埋;因不满“小字辈”咄咄逼人,他杀了跟随自己多年的“小弟”;为了10万元赌债,他又杀了债主……就在这个杀人狂魔正欲向其他近10条人命下手时,在安徽省公安厅的直接指挥下,马鞍山、芜湖、巢湖、宣城四地警方联手一举破获了这宗骇人听闻的、被列为安徽警方2004年一号专案的特大系列杀人案。这是迄今为止安徽

  省境内最大一起系列杀人案,也是迄今为止该省破获的性质最为恶劣的一起案件。真相的逐渐被挖掘,源自一起去年10月发生的绑架案。

  2004年10月4日,家住南陵县籍山镇的万某,发现开出租车的丈夫刘敏彻夜未归,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5日下午17时许,她接到从丈夫手机上发来的短信:“想要你丈夫吗?和我联系130330×××××。”万某立即回拨丈夫手机,听到的却是“您拨的电话已关机”。看来丈夫被人绑架了,万某毫不犹豫地到南陵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了案。南陵警方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对刘敏失踪前24小时的活动作了详细调查,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既然绑匪要钱,肯定还得和刘敏家人联系。焦急地等待了两天,绑匪那儿却毫无动静。万某回忆起的一个细节引起专案民警的关注:刘敏跑出租的这辆桑塔纳轿车刚买不久,所以他轻易不跑长途。9月27日晚19时许,有个皮肤较黑的青年男子来租刘敏的车,说是到江苏高淳去讨债,不用进城,去了就回来,车钱给得较高。万某不放心,坚持和刘敏一块去,那人很不乐意万某同车,但也没理由拒绝。车到高淳后,男青年又说不去讨债了,三人一同返回南陵,男青年以下次还要用车为由留下了刘敏的电话。这次租车经历疑点很多,皮肤黝黑的青年男子形迹可疑。通过调查,警方发现此人和当涂县一个叫孙和平的赌徒来往密切。进一步的调查让警方大吃一惊,这个孙和平和巢湖市2001年周继三失踪案,当涂县魏仁海、倪昌华失踪案都有关联。南陵警方立即将案情上报,引起安徽省公安厅高度重视,认为这极有可能是一起系列杀人案件,要求涉案地公安机关立即开展侦查工作,由公安厅刑警总队具体协调指挥。接到省厅通报,马鞍山、巢湖、芜湖三市刑侦部门立即高速运转起来。

  警方在一堆档案材料里找到了孙和平的资料:孙和平,男,1969年生,汉族,小学文化,当涂县关马人,1980年小学毕业后,当过瓦工、卖过猪肉、杀过牛,2001年开始混迹赌场,靠“出老千”赚钱,最高峰时曾赢得过200万的家业;出手阔绰,会开车,身边总有几个“小弟”跟随,无论在当涂还是马鞍山,属于那种能“混”得开的人。孙和平年龄不大,但赌龄不短。10岁左右,就跟在好赌的母亲后面学会了摸纸牌。初一辍学后,除了干农活,孙和平业余爱好就是赌钱。一年365天,几乎很少有空闲的晚上。一家3口人,有2个人嗜赌,孙父为这事没少打过老婆和孩子,但就是管不住。孙和平19岁那年秋天的一个下午,孙父被几拨前来要赌债的人羞辱了一顿,一气之下,喝了农药。当时,孙和平痛下决心永不再赌。可是过了不到一年,他没有抵挡住诱惑,又回到了赌桌前。自此,他把整个人都押在了赌桌上了,有钱就赌,没钱时,他就去给开小赌场的人跑跑腿、看看场子混几个小钱。这期间,他把同在赌场混的和他年龄差不多大的邻居王继孝、魏仁海拉在了一起。后来,在赌场上,他又认识了巢湖的赌博高手周继三。当时安徽盛行的赌博除了麻将以外主要是打扑克牌“跑得快”。一副牌总共有54张,赌博的时候去掉“大小鬼”、三张“2”和一张“A”,可2—4人参与。本来打这个牌主要靠运气,谁抽到牌好谁就能赢,所以输赢的几率是差不多的。但孙和平在看场子的时候却发现巢湖人周继三经常只赢不输,而且只和钱多的赌,一个晚上不动声色就赢很多钱。孙和平在佩服之余开始讨好周继三,只要周到赌场,孙和平端茶倒水,还大哥长大哥短叫得非常热乎。时间一长,周继三开始跟这个看场子的“小混混”熟络起来,只要他到当涂都会喊上孙和平。时间一长,孙和平发现周继三并不是运气特别好,而是他有一手“偷换牌”的“绝技”。2001年5月15日,孙和平将“偷牌高手”周继三请到了当涂县城,好吃好喝伺候着,“诚心诚意”拜师学艺。魏仁海带着他们事先准备好的7500元现金和周赌钱。孙和平和王继孝站在周继三背后看,学其偷牌术。两人一直赌到第二天,魏仁海带来的7500元差不多输光了,孙和平和王继孝认为已经学会了周继三的偷牌术,留下周对他们今后“发展”不利,便于当晚9时许,借着附近火车路过时巨大声响的掩护,三人合伙用事先准备好的布绳将周继三勒死。为了避免被警方察觉,杀牛出身的孙和平亲自操刀分尸,并趁夜幕将尸块抛入长江中。接到报案的巢湖警方立即对嫌疑最大的孙和平进行了调查,并将其刑事拘留,苦于一直没能找到周继三的尸体和其他直接证据,不得不将其取保候审。

  正当警方紧锣密鼓地对孙和平一伙展开调查时,当涂县又接连发生两起命案。2004年10月23日上午,当地农民在丹阳镇山河内发现两只人手和一条人腿,警方经过大量走访调查,确认死者为姑孰镇黄墩村的王继孝,死亡时间在一个星期前。没过几天,10月26日,已经失踪了3天的查湾矿石经销公司经理兼年陡乡企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朱玉真的尸体在当涂县护河镇万山山中被发现,朱系被人勒死,胸口还有一处刀伤,很显然,这又是一起恶性杀人案件。通过前期走访调查,专案民警发现两起命案的受害人均和孙和平有着直接关系。王继孝是一个以赌博为生的社会闲杂人员。据王继孝老婆杨某某叙述,因躲赌债,10月3日下午,王继孝在其家中被其好友孙和平和外号“黑皮”的陈召春开车接走,后隐藏于南京市丹阳镇宁阳旅社和当涂县丹阳镇一出租私房内。王继孝所住的旅社及出租私房皆是孙和平安排的,期间,杨某某还到王所隐藏的出租私房住了几天。10月16日下午5点40分左右,王继孝给杨某某打过电话后,两人从此就失去了联系。经侦查员再三追问,杨说出了王继孝在芜湖有一个姘头肖某。并说那天她还收到肖某转发王继孝发给肖的打情骂俏的短信。很快,侦查员在芜湖找到了肖某。肖某交代,她和王继孝是2003年5月嫖宿时认识的,时间久了,两人产生了感情,王要肖做他的情人,并许诺以后娶她。后王继孝老婆杨某某知道了这事,找上门把她痛打一顿,并经常打电话骂她。她也经常打电话气王继孝老婆。问及最近给王继孝老婆发短信是怎么回事,肖某说,10月16日以后,她每天都能收到王继孝发来的短信,内容都是些“荤段子”。为了气她老婆,她就把王继孝发给她的短信转发给她老婆。但当她拨打王继孝的手机时,不是关机,就是不接电话。她也觉得奇怪。专案组分析认为,16日以后,王继孝显然已死,以他名义发的短信,显系凶手所为。目的是制造王继孝仍活在人世的假象,以迷惑其家人,防止其家人向公安机关报案。这个人不仅知道王的隐私,知道其姘头的电话,还知道王的老婆和姘头之间经常吵架的事情。所以,凶手一定和王继孝非常熟悉。据此,专案组认为,孙和平、陈召春不仅是王继孝失踪前所见的最后两个人,而且,经多人证实,他们和王继孝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围绕死者朱玉真的调查发现,朱玉线万元赌账给孙和平,因为孙未能到期还钱,朱玉真通过中间人扣押了孙和平一辆奇瑞轿车,孙对此耿耿于怀。而在此之前的2004年4月,当涂县另一赌徒、曾是孙和平的“小弟”——倪昌华神秘失踪,最后一个和倪见面的和第一个到公安局报案的也是孙和平。所有线索的焦点集中到孙和平一个人身上。10月29日,安徽省公安厅召开紧急会议,研究部署该案侦查工作。会上确定南陵刘敏失踪案、巢湖周继三失踪案、当涂倪昌华失踪案和王继孝、朱玉线起案件并案侦查,且初步认定系当涂县以孙和平为首的犯罪团伙所为。公安厅副厅长陈小平任此案总指挥,刑警总队总队长于振恩任副总指挥,马鞍山、芜湖、巢湖三市公安局局长为第一责任人。省公安厅将该案确立为2004年“一号专案”进行挂牌督办,不破案不收兵。就在警方围绕孙和平开展工作时,孙和平等人玩了个人间蒸发,音讯全无。

  后来,警方得知,学会周继三的赌术后,孙和平又苦心钻研赌术,将推牌九中的“偷换牌”技术练得炉火纯青,一度在当涂、马鞍山乃至芜湖的赌场上威风八面,最高峰时曾赢下过200多万。孙和平出手大方,一些两劳释放人员渐渐聚集到他的周围。不过好景不长,2002年韩日世界杯期间,地下赌球传到了当涂等地区,在赌桌上无往而不利的孙和平在“道上兄弟”的怂恿下也参与了进去,谁知道那届世界杯冷门迭爆,孙和平几乎输得血本无归。当他回到赌场准备东山再起的时候,他“出老千”的秘密被人揭发,并得罪了当地一个很有势力的“大哥”,于是,“孙和平会出老千”的消息传遍了当涂、马鞍山乃至芜湖等地,几乎所有的赌场都对他敬而远之。不能靠赌博挣钱,孙和平开始落魄起来。2004年1月,原先跟在孙和平后面赌博混事的赌徒倪昌华因带人在芜湖大桥抢了一个赌场而名声大噪,就领着几个人自立门户,有时放出狂语大话,不把孙和平等人放在眼里,孙和平很是恼火。3月的一天,孙和平和王继孝说,倪昌华这小子太不像话,我们把他搞掉算了。后孙和平和王继孝、杨百岁等人多次密谋,并租了杀人的门面房,购买了作案工具和用于在长江抛尸的船等。4月29日晚,孙和平请倪昌华等人吃饭,饭后支走其他人,以研究、请教牌技为由,将毫无警觉的倪昌华一人带至新桥租借的门面房内,伙同王继孝、杨百岁将其杀害,并指挥分尸、抛尸。杀掉倪昌华后,孙和平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准备先靠抢劫杀人来挣钱,以后再做打算。巢湖警方一直没放松对周继三失踪一案的侦查,他们后来查到魏仁海系犯罪嫌疑人之一,遂对魏仁海展开追捕。巢湖警方的追捕组北上内蒙古、新疆,南下当涂,驻点一个多月,让孙和平、王继孝惶惶不可终日。为保全自己,孙和平紧急将外逃到天津的魏仁海召回当涂,买了一条船,供魏仁海藏身。但孙、王两人感到魏仁海胆子小,易出事,担心公安机关将魏仁海抓获从而暴露他们杀人劫货的行径,随即密谋杀魏仁海灭口。他们以送魏仁海到外地躲避为由,诱骗魏仁海写了一封“在外打工时遇到一贵州姑娘,现随她去贵州发展”的信,由他们带到外地寄给魏家,给魏家人造成魏仁海外出打工的假象。之后在9月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他们在小船上将魏仁海勒死,抛尸长江。魏家人对魏仁海长年不回家没有产生丝毫怀疑。当年9月,孙和平和陈召春、王继孝等人密谋抢劫一辆出租车用于作案。为了拖延公安机关破案时间,孙和平指使陈召春去比较熟悉的南陵县物色对象。9月27日阴谋失败后,陈召春又于10月4日以到外地要债为名,将刘敏骗至当涂一江边大埂偏僻处,伙同埋伏在此的孙和平等人将其杀害。之后,他们将出租车由红色改漆为黑色,并用偷来的江苏牌照换下原来的车牌。王继孝作为孙和平杀人团伙的骨干成员,多次参与杀人犯罪,对孙和平的心狠手毒渐渐产生了惧怕心理,他害怕哪一天会成为孙和平的刀下鬼,就在他绞尽脑汁想摆脱孙和平的时候,却被孙和平发现。于是,孙和平多次秘密召集陈召春、杨百岁密谋杀害王的方法。10月15日晚11时许,孙和平、陈召春、杨百岁将王继孝骗至当涂县关马一偏僻窑厂处,先将其击伤控制住,后带至事先租好的一出租房内,将其杀害,后分尸装袋掩埋于附近的山埂旁。山埂旁土硬,挖坑费时费力,挖到后来,3个人都没劲了,就将装有王继孝的两只胳膊、一条大腿的袋子随手扔在山河内。除掉了王继孝,孙和平加快了犯罪的步伐,他准备最后干掉几个有钱的,然后远走高飞。10月21日,经社会上“小混混”介绍,他又重新物色了2名刑满释放人员王帅和熊焕星作为帮凶,密谋新的罪恶,并把目标放在矿业公司经理朱玉线月份,孙和平为借钱的事和朱玉真发生过摩擦。同时,认定开奥迪车来车去的朱玉真一定很有钱,就密谋杀人越货。10月22日晚,孙和平、陈召春等人埋伏在朱玉真家楼下,朱玉真从马鞍山赴宴回来,车刚开进车库,孙和平等人一拥而上,将其绑架至抢劫来的出租车上,带至护河镇万山无人处,逼其交出20万。朱称拿不出这么多现金,孙和平见勒索不成,残忍地将其杀害,抢走了其身上和皮包中所携带的现金1.3万元。当晚4人开车逃窜至宣城,后因故障他们将车弃于宣城市养贤乡境内。

  孙和平团伙虽然有重大作案嫌疑,但如果没有过硬的证据,即使抓获后也很难突破,所以专案指挥部一开始就把获取证据作为侦查工作的重中之重。10月27日,专案组在宣城市一偏僻山坡上发现南陵县刘敏被劫走的出租车,车内外已被犯罪嫌疑人全部擦抹、清洗过,但民警经过反复细致的勘验,仍在该车内发现了犯罪分子遗留下的大量的痕迹物证,为认定孙和平实施犯罪提供了强有力的直接证据。抓捕孙和平的时机已经成熟。11月6日下午,经过艰苦细致的侦查,专案组获悉,孙和平等人携带,藏匿在宣城,情况万分紧急。吴捍卫和杨志刚率领专案组20多名民警连夜奔袭,挥师宣城,并会同宣城市公安局一起行动。宣城市公安局调集精兵强将配合专案组开展抓捕工作。同时专案组精心准备,请求江苏南京市公安局给予支持。一张无形的大网在马鞍山、宣城、芜湖及江苏省的友邻地区迅速张开。11月6日晚指挥部经过大量的秘密排查和综合各方面情况分析,将目标锁定在宣城市温州商城内。温州商城占地面积广,进出口多,一部分是集贸市场,一部分是成排的门面商住房,情况非常复杂,又无法确定孙和平等人隐匿在哪间房间里,不适宜夜间抓捕,因此果断放弃,以免一击不中,打草惊蛇。指挥部分析认为白天在闹市区更利于隐蔽和警力展开。是夜,指挥部彻夜无眠。一个围捕计划在酝酿中不断充实、完善。11月7日是星期天,温州商城格外热闹。专案组将人员分组,分散把住温州商城各主要出口,伺机在犯罪嫌疑人外出时将其抓获。在商城内,民警们每4人一组,分为6个组,一组中配一名认识孙和平、陈召春的民警,所有参战民警人手一张嫌疑人的照片。民警们装扮成顾客,悄悄地对门面房依次进行密查,形成一个宽松而结实的“口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凡是开着门的门面房民警都进去看了看,没有发现孙和平团伙的踪迹,难道消息有误?还是已经惊动了对方?经过分析,专案组领导觉得此次行动秘密,应该不会被发觉,孙和平及团伙成员平时行动诡秘而多疑,白天分散活动,午饭时在一起聚餐的可能性极大,这是一网打尽的绝好时机,人员暂时不能撤。下午1时许,一组民警刚从一排门面房前走过,身后一道原本紧闭的卷闸门开了,一个30多岁、皮肤黝黑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在和民警对视了一眼后,转身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你看他像不像‘黑皮’?”宣州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崔鸿斌问临场指挥员、马鞍山市刑警支队长王俊,王俊果断决定抓人,埋伏在温州商城大门口的警员立即将皮肤黝黑的青年男子拿下。“就是‘黑皮’!”门口守候民警传递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战机在一瞬出现了,“黑皮”陈召春走出的两层门面房就是孙和平等人的藏身地。行动!参战民警按照战前部署迅速向这个点靠拢。就近的一组民警来不及等后续队伍赶来,第一时间冲了进去,在一楼遇到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系犯罪嫌疑人王帅),民警们眼疾手快,一拥而上,先堵其嘴,没让他出一点声就将他拿下。说时迟,那时快,其他民警迅速冲到楼上,正围着桌子捣腾闹钟和火药的孙和平、熊焕星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民警牢牢制服。掀开床上的枕头,一把擦得锃亮的钢刀放在下面,一把自制左轮手枪的子弹已经上膛。被控制住的孙和平还在咆哮:“再给我一分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随后,民警又在其屋内搜缴出1支小口径步枪、百余发子弹、1个自制的定时炸弹和3把管制刀具。参与此案的警官告诉记者,他们在孙和平的身上搜到一本薄皮日记本,上头写着一连串名字。孙和平供认说,自己还准备在宣城策划几起大案。预备先抢劫一辆出租车,连埋出租车司机的坑都挖好了;再抢一小镇上的手机店(已多次踩点),然后再回到当涂和马鞍山,杀与自己有过节的方某和陶某等人。由于公安机关抢先了一步,出租车司机、手机店一家老小等近10条生命得以保全。日前,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了此案,判处孙和平等人死刑。(编辑五木)



Power by DedeCms